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国际油价深夜惊魂布油跌破90美元关口欧美紧缩预期再升温

  国际油价深夜惊魂布油跌破90美元关口欧美紧缩预期再升温国内商品期市夜盘开盘多数下跌,农产品涨跌互现,菜粕、豆粕涨逾1%,菜油、豆油、棕榈油跌逾1%;基本金属多数下跌,沪锌、沪锡跌近1%;能化品多数下跌,短纤、沥青、苯乙烯跌逾1%;黑色系多数下跌,贵金属涨跌不一。

  美股方面,9月7日,美股开盘窄幅波动,道指涨0.36%,标普500指数涨0.09%,纳指涨0.59%。

  今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连续四次加息,其中6月和7月分别加息75个基点,为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大幅度集中加息。

  美元因此持续走强,国际资金回流美国,造成不少国家和地区通胀高企、货币贬值,甚至面临债务违约等风险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为刺激本国经济,美国一度坚持财政、货币政策双“放水”,如今又急速收紧货币政策,其背后是经济形势误判和决策应对失效。

  美国财政和货币政策依托美元霸权一再扰动全球金融市场,不仅损害美国信誉,还将风险转嫁给其他国家和地区,成为世界经济一大乱源。

  在美联储政策预期高涨和非美货币疲软之际,9月7日美元指数再度走强,一度突破110大关。

  截至9月7日21时50分左右,欧元对美元报99美分左右,创下20年新低。英镑对美元跌至1.14关口下方,创下198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  在亚洲,美元对韩元汇率一度升破1384关口,创下2009年4月以来新高,市场预计年内美元对韩元可能突破1400关口。此外,美元对日元则在144.7关口上方震荡,在1998年以来的最强水平附近徘徊,高盛预计美元对日元汇率可能在三个月内因利差扩大而升至145。

  美国劳工部9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美国8月非农就业增长出现放缓,但仍保持稳健,足以让美联储本月晚些时候再次大幅加息。

 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旺盛的需求推动薪资通胀压力依然高企,使得紧缩担忧继续升温。衡量美国企业招工需求的职位空缺数,7月依然维持在1100万个以上的高位;职位空缺率也反弹至6.9%,反映就业供需矛盾依旧尖锐。

  这一背景下,8月时薪同比涨幅高达5.2%,尚未看到趋势放缓迹象。薪资通胀等或成通胀粘性的重要支撑,使得美联储高强度加息仍是必要选择,加剧外围波动。

  此外,美国PMI数据超预期走强,也让市场紧缩预期进一步强化。9月1日,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8月制造业PMI录得52.8,高于预期的52;新订单指数大幅改善了3.3个百分点,录得51.3,重回荣枯线以上。

  在赵伟看来,美国PMI新订单指数对经济有着较好的指引作用,该指标的意外走强,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快速步入衰退的担忧。结合杰克逊霍尔会议上鲍威尔“必须坚持加息,直至目标完成”的发言,市场紧缩预期走强,前期对2023年转向降息的预期进一步修正。

  根据芝商所美联储观察工具,市场目前预计美联储在9月会议上连续第三次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约为60%,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约为40%。

  不过,美联储9月究竟是加息75个基点还是50个基点?可能还是要等待下周美国8月CPI数据出炉后才能下定论。

  赵伟对记者表示,能源危机尚未解除,美元指数或仍上行。当下,紧缺的天然气和飙升的电价已在德国制造了“关厂潮”,能源危机的延续仍将加剧美欧经济基本面的分化。

  中期来看,能源冲击的非对称性仍将继续支撑美元走强。通胀显著回落前,美联储或仍维持高强度正常化,也将继续支撑美元走强。欧央行政策正常化过程中,欧债的脆弱性或加剧显现,不仅拖累欧洲经济,还将阶段性推升避险情绪,导致美元进一步走强。

  在通胀高企、经济表现暂时尚可之际,欧美央行紧缩预期再度升温,各大央行“鹰声一片”,抗通胀的优先级再度被拔高。

  在美国,9月6日服务业数据再度提振了市场对美联储进一步大幅加息的预期,本月或继续暴力加息75个基点。英国新首相特拉斯上任后,将推动加大财政支出,加上高通胀的压力,英国央行也可能出台更为激进的紧缩政策。此外,澳大利亚央行9月6日连续第四次加息50个基点,加拿大央行和欧洲央行本周也会大力加息。

  在美联储加息预期和公司债发行大增的推动下,9月6日美债收益率大幅上涨,长债收益率的涨幅尤为明显。

  10年期美债收益率涨逾15个基点,逼近3.4%关口,30年期美债收益率亦涨逾15个基点,突破3.5%关口,创2014年以来新高。

  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大幅飙升近20个基点,自2014年以来首次突破3%关口。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涨近10个基点,突破1.6%关口,欧洲央行将于9月8日公布最新货币政策决定,多家华尔街银行预计将大幅加息75个基点。

  与此同时,通胀调整后的实际收益率也在攀升,金融环境进一步收紧。美国30年期国债实际收益率9月6日上涨8个基点至1.10%,为2019年3月以来最高;10年期国债实际收益率一度上涨13个基点至0.85%,接近6月达到的多年高点0.87%。9月7日欧美债券收益率有所回落,但仍处于多年高位附近。

 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吕昊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,当前,美国、英国及欧元区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涨,截至9月6日,美国、英国、欧元区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较年初分别上涨170、195和175个基点,这对各国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,尤其会打压高成长型股票估值。

  作为定价基准,长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上升不仅会降低投资者的风险偏好,增加上市公司通过发债来回购股票的融资成本,还会直接导致成长型上市公司估值下降(高成长型上市公司一般采取现金流折现法进行估值,一般用长期国债收益率作为折现率),引发投资者对高估值风险资产的恐慌,带来股价下行压力。

  尽管未来经济前景不容乐观,但目前仍相对不错的经济数据正促使央行继续激进加息来打压通胀。

  美国供应管理学会(ISM)9月6日公布的一项最新数据显示,美国8月份服务业活动超出经济学家的预期,8月ISM服务业指数从56.7升至了56.9,高于市场预测的55.1。这份乐观的报告显示,尽管通胀高企、利率上升且经济前景普遍存在不确定性,但消费者对服务业的需求依然坚挺。

  对此,花旗表示,ISM数据显示出经济中服务业的弹性,这应该会让美联储继续保持强硬立场,在9月份加息75个基点,服务业的通胀压力似乎更能反映出劳动力市场趋紧。

  目前市场对美联储未来数月加息的预期继续升温,预计美联储9月会议后有72%的概率加息75个基点,同时对明年降息的预期则进一步降温。到明年3月,美联储的基准利率将攀升至近4%。

  “美国非农就业数据公布以来的事态发展都有助于推动收益率上升,而不是下降,特别是考虑到欧佩克减产、英国财政刺激措施和略显的澳大利亚央行声明,”道明证券驻新加坡的利率策略师Prashant Newnaha表示。

  澳大利亚央行9月6日公布利率决议,连续第四次将隔夜现金利率目标上调50个基点至2.35%,并强调在控制通胀方面没有“预设路径”,预计未来几个月会进一步加息。

  而对于此前加息力度始终“不疼不痒”的英国央行而言,接下来也有可能加大紧缩力度。英国央行官员曼恩(Catherine Mann)呼吁尽快采取“强有力的”行动来控制通胀。“只有立即采取更有力的行动,才能确保高通胀趋势不会成为常态,否则未来可能要经历更深、更长的经济衰退才能让通胀回到目标水平。”

  欧洲央行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,俄罗斯对欧洲“断气”引发了市场对欧洲能源成本上涨将增加价格压力的担忧,这也意味着欧洲央行在本周的会议上或许不得不大举加息75个基点,哪怕有迹象表明欧元区经济正在苦苦挣扎。

  吕昊旻对记者分析称,全球通胀高位运行,导致各国央行加快收紧货币政策。2022年以来,疫情反复加剧全球供给瓶颈、俄乌冲突引发全球能源和粮食供应紧张、劳动力市场供需错配加剧“工资—物价”螺旋,多重因素叠加推动通胀水平持续走高。2022年7月,美国、英国CPI同比分别上涨8.5%、10.1%,均为40年来高点。欧洲受能源供应短缺影响,通胀情形更为严峻。8月,欧元区HICP加速至9.1%。

 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旺盛的需求推动薪资通胀压力依然高企,使得紧缩担忧继续升温。衡量美国企业招工需求的职位空缺数,7月依然维持在1100万个以上的高位;职位空缺率也反弹至6.9%,反映就业供需矛盾依旧尖锐。这一背景下,8月时薪同比涨幅高达5.2%,尚未看到趋势放缓迹象。薪资通胀等或成通胀粘性的重要支撑,使得美联储高强度加息仍是必要选择,加剧外围波动。

  另一方面,近期相对强劲的经济数据也燃起了一丝经济“软着陆”的希望。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JanHatzius表示,美国经济仍有可能实现软着陆,预计明年出现轻度衰退的可能性约为三分之一。“美国经济可能可以实现软着陆,尽管路径狭窄”。

  相对于美国,欧洲的处境更显艰难。赵伟分析称,近期欧洲主要经济指标快速回落,“衰退”担忧明显升温。

 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,德国、法国等制造业PMI持续回落至50%附近;消费方面,8月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走低至-24.9,该指标通常领先居民消费支出3个月,也反映着消费走弱的风险。相比更具韧性的美国经济,欧洲经济更加疲弱、衰退风险也更加严峻。美欧基本面分化下,美元指数一度升破110,欧元对美元汇率持续跌破平价。

  更糟糕的是,“滞胀”下的政策收紧,或将导致欧债问题的再度发酵,进而造成对经济的负面冲击。赵伟表示,通胀目标制下,欧央行将不得不加快政策正常化,7月已开启新一轮加息周期,市场预计年底前累计加息至少150基点。

  据此测算,欧元区整体利息压力或将回到2014年水平。其中,对于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偿债压力更突出的经济体而言,欧央行加息或将成为不可承受之重,或将对经济进一步造成负面冲击。

  与此类似的是,吕昊旻也认为主权债务违约风险会加剧。疫情以来,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实施了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,导致全球政府债务飙升。

  伴随各国进入加息轨道,长期国债收益率上升将带动发行债券利率上升,加大发债难度和政府债务付息压力。特别是,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希腊、意大利和葡萄牙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分别高达189.3%、152.6%和127.0%,欧元区加息导致高债务国家主权债务违约风险攀升。

  尽管加息会有一系列副作用,但高通胀下欧美央行已经别无选择。吕昊旻预测,本轮全球通胀走高的粘性和持续时间可能比以往更加严峻,全球各国央行加息步伐短期内难以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