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过气港星要钱不要脸

  过气港星要钱不要脸尤其是当一些 新人 以破局之态杀入这个 过气港星养老院 时,其结果也往往出人意料。

  肉叔在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有些恍惚:啥时候出了个 2?1 都没听过就敢拍 2?

  抢劫现场,有人拿枪指着钱小豪,谁知道钱小豪只随便拍了一下手帕,眼前的两个劫匪,一只变成了猪,一只变成了老鼠。

  3 会不会有肉叔不知道,但对于钱小豪来说,这样的 操作 已经变成这两年的常态了。

  那年的《僵尸先生》系列深入人心到什么程度呢?多年后麦浚龙拍《僵尸》,他立刻就成了不二人选。

  单就这两年来说,主演的电影就超过 10 部,题材多样,片多不挑,当然,清一色的,都是动作片。

  评分最高的,是一部豆瓣 4.9 的《南少林之怒目金刚》,他与熊欣欣的配置,够得上功夫片影迷的一番期待,可惜,越拍越随意。

  这两年已经势头不如往年了,但数了数也有 9 部之多,和钱小豪一样,他也是 特型演员 ,多演 魔幻 。

  从济公演到孙悟空,从二郎神演到托塔李天王,最近的一部《仙剑风云》倒是没演神话人物,而走向当红的仙侠世界了。

  毕竟,我们上次见到黄日华还是 5 年前,在一部叫做《追龙》的电影里演一个小配角,警察严正。

  但问题是,不说日薪 208 万,即便相对于其他同等名气的演员,这些港星的片酬实际上也很低。

  拿陈浩民为例,2019 年,陈浩民主演的十部电影为片方带来的分账共计 1.7 亿元,而他的片酬,按照当时的标准,大约是 100 万一部。

  也是因此,吕良伟、汤镇业、林子聪、黄一山 这些 熟口熟面 的演员们,或许他们做不了主演,但他们在网大的配角市场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。

  比如徐少强,单是这两年,他接演的网大作品就高达20 多部,甚至,这里面还不包括那些电视剧,比如《山河令》。

  樊少皇曾经在微博里他还晒过自己的新片《广东十虎:铁拳无敌》的工作照,是他打过一段铁线拳后的手臂特写。

  《新少林五祖》、《给爸爸的信》,这个会功夫的孩子当年让人眼前一亮,可彼时,香港电影已经盛极而衰了。

  诚然,网大的世界是九成烂片,避之不及,可谢苗偶尔也能抓住些机会,《东北警察故事》、《目中无人》 尤其是后者,豆瓣高达 7.1 的评分,可以说是傲视群雄了。

  本来我们可以彼此留下些美好的回忆,可这一部部下来,回忆也便不那么美好了。

  只凭一部《僵尸》,便把僵尸片以及个人演艺沉浮的唏嘘感呈现了出来,就像肉叔曾经说的,是个完成了僵尸片兴衰闭环的男人。

  56 岁的吕颂贤,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令狐冲,直播带货,仅 200 人观看。

  67 岁的李国麟,《天龙八部》里的鸠摩智,带货 8 小时赚 200 块。

  其次,香港电影之所以能够创造当日的辉煌,有时候,恰是因为这份不挑,因为 不要脸 。

  你说他们是不专业吗?是为了 恰饭 不要脸吗?或许是,你看他们的片单就会发现,大量的作品质素低下,即便今日看来也是惨不忍睹。

  而正是这样一种 打工 的态度,使得当年的香港一年可以盛产一两百部电影,所谓大浪淘沙,有足够的沙才可以称得上淘。

  所以在这个基础上,港星对拍烂片这样的事从来看得很开,钱小豪自己也承认,一段时间拍烂片是因为时运有高低,得 养妻活儿 。